鲁网 > 聊城频道 > 区县 > 正文

河水灌溉麦田21亩小麦几近绝收,茌平环保部门称河水没问题

2020-06-14 07:05 来源: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麦收季节,聊城市茌平区博平镇乌庄村村民姜垒的21亩小麦却无法收割。21亩小麦位于乌庄村西,西新河南岸。麦田与西新河只有一埂之隔。

  鲁网6月14日讯 麦收季节,聊城市茌平区博平镇乌庄村村民姜垒的21亩小麦却无法收割。21亩小麦位于乌庄村西,西新河南岸。麦田与西新河只有一埂之隔。

  

  据了解,西新河是聊城的一条东西走向的人工灌溉河,也是徒骇河的一条重要支流,主要贯穿聊城东昌府区和茌平区境内,在博平镇崔庄村南注入徒骇河。

  6月11日下午,姜垒指着连片干枯低矮的麦子对记者说:“俺3月底用西新河河水浇地,河水被污染了,小麦长瞎了,今年俺的21亩小麦几乎绝收了。”在麦田里,姜垒随手拽下几个麦穗用两个手掌揉搓,干瘪的麦穗里几乎搓不出一颗饱满的麦粒。

  

  姜垒说,这些地是他承包的集体耕地,今年3月27日和28日,他用西新河的水给麦子进行了灌溉,这个时期也正是麦子的拔节生长期。由于他还跑着运输,浇完地就没再管,五天后,同村村民告诉他,他家的麦子全黄了,这时他才急忙跑到田里去看,发现之前碧绿碧绿的麦苗又黄又蔫,像生病了一样。而地势较高,河水没有浇灌到的十多平方米小麦,却绿油油的,长势喜人。他顿时想到,这一定是上游化工厂排污,西新河的水被污染了,他浇地时正好被赶上。他还说,西新河不定期被排污,有时候污水被清水冲到徒骇河里了,赶上没被污染的时候还好些。

  米的麦田里看到,这些麦子高出其他麦子许多,并且麦秆壮实,麦穗较大,颗粒饱满。

  据姜垒介绍,西新河是他们村的唯一灌溉水源,多年前,西新河河水清清,有鱼有蛙,村民夏天常去洗澡,但自从上游建了几家厂子,尤其是建了一座化工厂,河水就变黑了变黄了,西新河两岸还常常飘着刺鼻的臭味。姜垒还说,前几年他们村和沿岸村庄用河水浇地,庄稼大面积减产,在镇村和化工厂交涉下,化工厂按照受损程度进行了补偿。

  

  姜垒的话在乌庄村支部书记姜曰柱和陈铺、袁楼、孟庄和代桥村村民中得到印证。记者还了解到,前年,为了让沿岸村庄不再用西新河的水灌溉,这家化工厂为西新河下游沿岸村庄打了许多砂管井,好让村民抽取井水灌溉。姜垒说:“自从打了砂管井,村民也从没用过,一是没电,二是没抽水泵,所以俺村一直用河水浇地。”乌庄村支部书记姜曰柱证实,砂管井确实是化工厂给沿岸村打的,但厂子里安排过了,对外不让说,也不能承认这些井是化工厂打的。

  

  记者在乌庄村的农田里还发现,有农户仍然在抽取西新河的水灌溉,这位姜姓村民说,西新河是他们唯一的灌溉水源,不用河水浇地也没办法。而在不远处,一口砂管井废弃着,用石头盖着井口,并没有被利用。

  

  姜垒告诉记者,他发现麦子被污染后,找过聊城市生态环境局茌平区分局,也找过茌平区农业农村局,4月份和5月份,茌平区农业农村局派人来过两趟,口头结论是“排除小麦种子、化肥等原因,地势较高没有浇到水的小麦长势正常”,但没有给出书面结论。而聊城市生态环境局茌平区分局一直没有答复。

  姜垒说,他前段时间曾给化工厂打过电话,接电话的负责人还训斥他“给你们打了砂管井,你们还用河水浇地,能怨谁?”此后,再不接姜垒的电话。

  

  记者随姜垒来到聊城市生态环境局茌平区分局了解情况,信访科一负责人做了情况登记,并调出3月份和4月份的监测数据说,当时水质检测没有问题,小麦出现这种情况,很难认定是灌溉了西新河的河水所致。他还拿出《环境保护文件》说,因周边企业排放污染物导致的农作物减产和死亡,要求赔偿的,应立即向当地农林牧渔部门反映并申请鉴定评估,为后续的调查、调解或诉讼提供基础材料。

  面对两个部门的这一答复和口头结论,姜垒欲哭无泪。

  

  6月12日中午,乌庄村支部书记姜曰柱告诉记者,化工厂一个姓孙的负责人给他打电话承诺,会把情况反映给厂领导,并尽快解决。

  据了解,姜垒和其他村民所说的化工厂名叫中联实业有限公司,位于茌平区洪官屯镇辖区,聊夏路东侧西新河北岸,距离西新河只有200米,是一家生产二氯异氰尿酸钠和三氯异氰尿酸的企业,始建于2002年。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记者 张同建)


初审编辑:连峰
分享到:
./W020200614259080497977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