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网 > 聊城频道 > 文化 > 正文

记父亲的小菜园

2018-06-22 16:11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以前家里很小,没有大院子,父亲总是找来一些塑料桶或者铁桶,再或者干脆在门外空地,用砖头围起一块不足一米的砖盆,不知父亲从哪里拉来一些土,放进桶里和砖头砌的砖盆里。

  以前家里很小,没有大院子,父亲总是找来一些塑料桶或者铁桶,再或者干脆在门外空地,用砖头围起一块不足一米的砖盆,不知父亲从哪里拉来一些土,放进桶里和砖头砌的砖盆里。即便这么小的土地父亲对待他们丝毫不马虎,春天播种、施肥、浇水;夏季捉虫、支架、浇水,小心翼翼,不敢马虎。

  也许是地方太小,收获的确不尽人意,父亲种的土豆秧子结果了,只有鹌鹑蛋那么大就不在长了,但父亲依然很高兴;父亲种的长豆角也结果了,只有韭菜那么粗细长短,父亲含笑摘下了它们,炒菜的时候居然放进去了,还高兴的说“自己种的菜没有农药、催熟剂乱七八糟的东西,对身体好,你们年轻人多吃点。”我们也只是笑笑,这是父亲第一次种菜。

  后来母亲想要买楼房,但是父亲迟迟不同意,自己转了好多天,挨着个的把售楼处转了个遍。直到有一天父亲说带着我们全家出去转转,来到一个正在施工,安装门窗的楼盘,我们才明白了父亲的真正用意。这是一处带着小院的二层带院居所,父亲喜欢这处小院。

  父亲的新房收拾好了,让我们去参观,我们从门进入家里,穿过客厅,推开小院的门,我们惊呆了,因为是二楼的院子,自然没有土地,都是石板地,五十平的小院用砖垒着高高的池子,池子里满是土,父亲盖这砖砌的大菜地,想必没少费精力。里面种满了茄子、豆角、西红柿、韭菜、辣椒、黄瓜……还有柿子树、樱桃树、苹果树、葡萄秧……小院可以供大家下脚的空地也就剩下了四五平米,父亲恨不得全种上菜啊。我们责备父亲“一个挺好的小院弄成了大菜园子”、“挺洋气的小院愣是弄成了乡村气息。”“这下雨肯定往屋里灌泥水。”“种那么多菜干嘛?又不去卖菜。”父亲说“都是我自己种的,没有农药,吃着放心,肯定好吃。”

  父亲每年像往常一样,春天去市场买好种;把菜园的土翻了又翻;从养鸡场拉来肥料施肥;然后把种子细心的种上;定时浇水。慢慢的秧子长大了,需要爬杆了,父亲又找来小竹竿给这些秧苗支上架子,父亲支的架子也好,稳固坚定,即使再大的风也不怕。父亲对待小菜园很上心,夏日烈日炎炎他依旧蹲在小菜园,拔野草、逮虫子;冬天寒风烈烈他依然在太阳出来时给菜掀开大棚,让菜接受阳光的照耀,到了太阳下山又把大棚盖上,生怕冻坏菜秧。

  儿子已经快两岁了,很喜欢在姥爷的菜园玩耍,看着姥爷在菜地忙碌,也总是拿着小铲子帮着铲土,却从不伤害姥爷的菜秧子。父亲也总是隔几天摘了菜和水果给我们送来,并叮嘱多给孩子做些菜吃,咱自己种的没有农药,孩子吃了好,你们吃了对身体也好。父亲不是菜农,之前自然不会种地,从种的土豆只有鹌鹑蛋大小到满院翠绿的大黄瓜、紫色的大茄子、红彤彤的大西红柿、金灿灿的大柿子、一串串诱人的大葡萄……父亲俨然已经是一个合格的老菜农了,我们每每吃着父亲种的菜,香香的、甜甜的,这里面饱含了父亲对我们无尽的爱,吃着父亲的菜我们放心,父亲也放心了。(通讯员 赵琳)

  责编 李云乾


初审编辑:庞孝君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