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网 > 聊城频道 > 历史 > 正文

【聊城历代清官录(16)】王道:不喜仕进喜理学

2018-05-14 17:12 来源:聊城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王道字纯甫,号顺渠,明代临清州武城人。当时的临清州,归东昌府管辖。

  一

  王道字纯甫,号顺渠,明代临清州武城人。当时的临清州,归东昌府管辖。

  王道在聊城七贤中官职最高,他做到礼部、吏部侍郎,正三品。

  王道考中进士时,三十三岁,算是壮年得志。当时是正德六年(1511年),正是刘六、刘七起事的时候,北方很不太平。王道为了奉养祖母、继母,辞去翰林院庶吉士职务。第二年,朝廷任命他为应天府学教授。这样,他就到了相对安静的南方,研究起学问来。

  从他的为官生涯来看,值得一书的有两个阶段,一是在北京吏部,二是在南京国子监。

  吏部是干什么的?是负责考察、选拔官员的部门。在这个部门十多年,王道做到了不接受贿赂,不接受请托。并且,他还公平地去选拔德才兼备的官员,推荐给尚书,以便量才授职。常在河边走,王道做到了鞋子不湿。

  在南京国子监祭酒任上,王道发挥自己所长,努力教育士子。他制定切合实际的条例并且严格执行。对诸生掌握四书五经以及对其人品、德行的考核,都有严谨的章程可循。学生们很高兴地认同条例,一致遵循。

  左春坊谕德一职,是为太子服务的官职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官员们对能够出任这类官职,还是比较感兴趣的。大学士方献夫,因为王道学问纯粹、品行端正,郑重地向皇上举荐。皇帝欣然采纳。但是,王道却坚决辞让,说朝廷名器重大,不可轻易给人。不按照次序提拔我的官职,我不敢接受,不敢为太子服务。作为朝廷大臣,应该知道为官忠义。非分之获,臣不敢受。还望收回成命。王道以身体有病为由,辞官回乡。后来,他在南京国子监任职一年后,又辞官家居。

  在故乡,王道先后居住了十三年。他种树灌园,埋头读书,杜门讲学。亲戚朋友有什么请托之事找到他,他一概拒绝。他说我是在家养病的朝廷官员,不能干涉地方事务。知府、知州、知县等官员前来拜访,都被拒之门外。他是性情恬淡的人。他对邵雍、司马光二人刻苦治学的精神,非常佩服。并且,在生活中努力学习。

  六十一岁时,王道在故乡去世。

  二

  青少年时期,王道对诗词十分热衷。后来感觉这类写作意思不大,转而学习义理之学。他选取宋儒程、朱之书阅读之后,又取《论语》一部潜心研究。他心里很愉悦,认为孔圣人的学说平实简易,却有深味。对圣人与一般人的区别,他看得很清楚:“圣人之所以异于人者无他,无为而无不为而已矣。无为者,道心之微,圣人之所以藏诸用也;无不为者,人心之危,圣人之所显诸仁也。”

  在南京任应天府学教授时,王道得以拜王阳明为师,开始系统地学习心学。从南京辞职回乡之后,两人书信很多。正德八年(1513年),王阳明在给王道的书信中提出“心外无物,心外无义,心外无善”。几年过后,王道发现王氏心学的两大可疑之处:一是致知之说局限于方寸,二是把学问思辨之功一概弃却。进而,他具体地认为“良知止是情之动,未动前头尚属疑”(《次阳明咏良知》)。批评王守仁“为学之道,剬求之心而已,是几执一而废百矣”(《顺渠先生文录·答朱守中》)。于是,他便转而师从大儒湛若水,学习孔孟学说。湛若水主要讲述“随处体认天理”。湛若水认为:“吾之所谓心者、体万物而不遗者也,故无内外;阳明之所谓心者,指腔子里而为言者也,故以吾之说为外”。强调以主敬为格物功夫;说:“故善学者,必另动静一于敬。”其学说与王阳明的心学有着很大差异。因此,对王道的变化,王阳明很不高兴,他在书信里指责王道:“自以为是,无求益之心。”

  王道对自己的学问非常自信。他于公务之暇,认真地著书立说。他提出“盈天地间,本一气而已矣”(《天道说》)。他内心里十分愉悦,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所阐发的理论,破除了世俗的约束,属于以前儒学学者没有说出来的新论。如他在《老子亿》中解释《道德经》第十三章,说:“贵大患若身,当云贵身若大患。倒而言之,文之奇也,古语多类如此者。”王道这样简洁的阐发,使得原文的奥旨通俗易懂了。他在《老子亿》中阐发的“人己两忘”的思想,亦属创新之言。

  他的著作,有《大学亿》《老子亿》《诸史论断》《大学衍义论断》。黄宗羲在《明儒学案》中对王道的评价还是很高的,说:“先生所论理气心性,无不谛当。又论人物之别,皆不锢于先儒之成说,其识见之高明可知。”

  三

  王道的清廉,朝野一致认同。他在礼部右侍郎任上去世,严嵩亲自撰写了《礼部右侍郎王公道神道碑》,其中有这么几句,“前后在吏部十年,雅操端洁”,这一句,与《明史》记载的“选法公平,门无私谒”相符。严嵩进而写道,“执法端教表率人才,期于俗变风美。入官虽久,自奉如寒素。而柄用以福生民,利国家”。

  “雅操端洁”“门无私谒”“自奉如寒素”,都是说王道的清廉:情操端正清洁,门前没有行贿之人,吃饭穿衣像是一个穷人。严嵩虽然有奸臣之名,但他以内阁首辅之尊,是不会轻易地夸奖人的。

  武城民众对王道尊崇备至,在县城为其修建“南宫论秀坊”“东省宾贤坊”“天官少宰坊”“宗伯司成坊”。人们把他的画像悬挂于中堂,遇有事情,便会在画像前烧香,祈求平安。

  选自《木铎清音:聊城历代清官》 作者:聊城 武俊岭

  责编 李云乾


初审编辑:庞孝君
分享到: